您現在的位置: 菜鳥自提櫃 >> 新聞中心 >> 娛樂 >> 電視  >> 正文

中國式“脱口秀”大火 解鎖西方單口喜劇的“梗”和“料”

101811.hg0011.vip 來源: 北京青年報 用手持設備訪問
二維碼

  繼《金星秀》《吐槽大會》《今晚80後脱口秀》等一批中國式脱口秀節目大火之後,《脱口秀大會》第三季於今年9月甫一開播就迅速收割了一大波粉絲,楊笠對直男的犀利吐槽、李雪琴和王建國的“甜蜜”故事都承包了很多人的笑點。

  其實,國內所謂的“脱口秀”節目中“金句頻出”的單人表演在歐美通常被叫做“單口喜劇”(stand-up comedy),而真正的“脱口秀”名為“talk show”,相當於談話節目。

  但不論是脱口秀還是單口喜劇,它們都有着悠久的發展歷史:“脱口秀”最先起源於廣播裏的觀眾互動,後來電視的普及才讓它登上熒幕;單口喜劇在西班牙的發展也和電視節目息息相關。在巴西,喜劇俱樂部的出現則為這一新型喜劇形式的引入貢獻了力量。

 

  我們被單口喜劇吸引主要也是因為那些有趣有料的喜劇演員們,在中國大火一把的美國《每日秀》主持人“崔娃”,幽默的背後是曾經艱苦的童年生活,貧窮和暴力時時困擾着他,但母親的樂觀和自身超高的語言天賦又不斷激勵着他走向喜劇道路。英國喜劇演員“阿金卡卡”則擅長在日常生活中發現快樂,並把這種快樂傳遞給觀眾。

  電影和電視劇裏也常常有單口喜劇的影子,日本電影《紅鱂魚》以“落語”這一日本傳統表演藝術為線索,敍述了落語師徒之間的感人情誼。而美劇《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則展示了一位家庭婦女是如何走向喜劇演員之路的,並讓我們重新思考女性成長的多種可能性。

  如今,越來越多的喜劇演員並不把“好笑”作為他們唯一的追求,他們試圖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喚起觀眾對社會問題的關注,用喜劇這一特殊的藝術形式傳遞更深層次的意義,從而重新定義什麼是“有趣”。

中國脱口秀演員李誕

  溯 源

  此脱口秀非彼脱口秀

  在西方,脱口秀(talk show)一般是指在廣播上或電視裏播出的談話節目,嘉賓或觀眾討論主持人拋出的各種話題,既可以採取採訪這樣正式的形式,也可以用簡單的對話來探索重要的政治、社會、宗教等話題。一般來説,主持人的個性奠定了脱口秀節目的基調,也引領着節目討論的走向。

  溯源脱口秀的歷史,早在17世紀,法國就出現了沙龍,這是一種由女主人組織的半正式社交活動,通常一週一次,參加者包括學者文人和女士。在18世紀的英格蘭,這樣的聚會在更加非正式的咖啡館、集會場所和俱樂部裏舉行,這往往也是脱口秀髮源的場所。

  20世紀30年代,互動式談話廣播開始在美國出現,即聽眾可以通過打電話的方式與播音員進行互動。20世紀60年代又出現了兩種特殊的節目形式,即全新聞廣播(all-news)和全對話廣播(all-talks),與傳統意義上的電台不同,這兩類節目都旨在為聽眾提供服務,聽眾變成了潛在的消費者。電台選擇的話題也更加有爭議性,甚至聳人聽聞,從而更加吸引聽眾,這便是脱口秀最初的傳播方式。

  菲爾·多納休於1967年率先將觀眾參與型脱口秀從廣播電台形式改編為電視節目形式,這也是如今“日間脱口秀”的雛形。美國曆史上收視率最高的脱口秀節目“奧普拉脱口秀”,就是在此基礎上發展而來的,該節目主持人奧普拉·温弗瑞就曾表示,如果沒有菲爾·多納休,也就沒有“奧普拉脱口秀”的存在了。

  在此之後,美國很多脱口秀節目逐漸傳播到歐洲和南美等國家。20世紀末期,伴隨着媒體去中心化趨勢的加強,歐洲傳統的辯論節目逐漸被新型節目替代,脱口秀也因此得到發展。在1949年到1973年間,美國廣播公司、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和美國全國廣播公司三家電視網白天的節目中,幾乎有一半是脱口秀。“成堆”的脱口秀節目並非偶然,與動輒每集成本百萬美金的電視劇相比,談話節目要“廉價”得多,其成本幾乎不會超過10萬美金。但這並不意味着舉辦一場脱口秀是簡單的,它仍舊需要大量的準備工作。數以百計的脱口秀節目層出不窮,但只有少數節目最後能經受住時間的考驗。

  以上説到的脱口秀節目大多傾向於談話形式,而更為中國人所熟悉的“脱口秀”模式,在西方則通常被稱為“單口喜劇”(stand-up comedy),即只有一位喜劇演員在舞台上用麥克風直接與觀眾進行互動的喜劇模式。單口喜劇可以用來解讀西方社會政治、經濟和文化,早已形成了一道獨特的文化景觀。

  在西班牙,單口喜劇可以追溯到20世紀50年代,但直到1999年派拉蒙喜劇頻道創立,其旗艦欄目“新喜劇”面世,單口喜劇才逐漸在西班牙流行起來。

  而在巴西,單人表演形式是由José Vasconcellos在上世紀60年代引進的。2005年,第一家名為Clube de Comédia Stand-Up的俱樂部在巴西聖保羅成立,該俱樂部的成立讓單口喜劇成為了該城市的“新潮玩意兒”。2006年,談話節目主持人Jo Soares在聖保羅觀看了單口喜劇演出,並邀請了單口喜劇演員Diogo Portugal來參加他的談話節目,引起了大眾對單口喜劇的關注。2008年,巴西全國性電視頻道band上播出了Custe o Que Custar喜劇節目,使單口喜劇這一類型的節目在全國舞台上獲得了重要地位。

上一頁 1 234下一頁
相關新聞
台灣網紅“萬花筒”|脱口秀主持人蜕變而生的網紅--博恩

作者 紅不讓 台灣特約評論人   博恩本名曾博恩,現年才29歲,剛登上脱口秀舞台時,曾用了“鋼鋼”這個藝名,鋼鋼這個藝名起源於他在大三時自制《鋼鐵人》盔甲,並在萬聖節時穿到台大上課,在校園引發不小反應,因而同學稱呼他“鋼鋼”。   博恩最火爆的成績就是在網絡脱口秀節...

幽默已成剛需,脱口秀走紅中國

“我以前睡眠質量真的非常差……有些人在半夜醒來,看着枕邊人,會偷偷對她説我愛你,覺得很浪漫。我就受不了這個,半夜在我耳邊説話,我聽起來,跟隔壁裝修沒什麼區別,所以請別拿着電鑽説愛我。”25日晚,脱口秀演員思文吐槽因壓力大睡不着的一席話逗樂諸多觀眾。   圖為“睡前...

美國政客的自殘式造謠已淪為粗俗的“脱口秀”

“人性是稀罕物,道德是奢侈品。”近日,美國網友對華盛頓政客歇斯底里的表演作出的這番評價,可謂入木三分。在當前多國疫情趨緩、民眾生活逐漸重啓之際,全球唯一超級大國竟然還保持着每日超過2萬病例的增長,令人扼腕嘆息。   正如美國網友所評價的,如此潰敗之狀,華盛頓的政客們難辭其咎!他們無視國內一個個在死亡線上掙扎的生命,把每一次在公眾面前的亮相當...

比爾·蓋茨:謝天謝地中國控制住了疫情,美國做不到像他們那樣的防疫舉措

4月3日,美國脱口秀主持人特雷弗·諾亞(Trevor Noah)在其《每日秀》節目中連線了比爾·蓋茨,兩人談起了各國控制疫情的方式,當主持人“崔娃”問及有哪個國家的防疫措施是行之有效的,並且可以被像美國擁有這麼大國土面積的國家借鑑時,蓋茨表示,國家與國家有很多不同,病毒在美國的傳播比韓國要廣泛,美國的情況有點像中國的湖北,在武漢一個城市出現大量病例,但...

美國小夥講的中國戰疫故事,火了

艾傑西視頻截圖 近日,一段脱口秀節目在網絡走紅。美國小夥艾傑西在他的母校波士頓牛頓北高中舉辦了一場公益演出聲援武漢,節目中,他向世界展示了中國民眾居家隔離、積極做消殺等行為,將中國人積極樂觀抗擊疫情的故事展現給了大洋彼岸乃至全世界的觀眾。艾傑西的視頻得到了海內外觀眾的廣泛好評,中國人民在隔離中表現出的創造力和對生活的熱愛感染了所有人。 維護世...